BDC
028-85137881
2018-6-4
行業分享
理想的辦公室就該長這樣

格子間使人壓抑,開放間使人焦慮,到底什麽樣的辦公環境你才滿意?

在廣大白領心中,理想的工作場所應該是什麽樣?

絕大多數上班族,都不會認爲自己上班的地方值得推薦:模糊晝夜的日光燈照明,兩塊隔板圍成的狹小工位,一片死寂中傳來的敲擊鍵盤和操作飲水機的聲音……

▍互聯網上最火的格子間辦公室視頻之一

在這種地方上班的員工,看到谷歌式的開放式辦公室,總是難免心向往之:

那裏不但有咖啡廳、瑜伽室等公共空間,而且還「顛覆了傳統的上班模式」,員工不用整天呆在局促、封閉的格子間裏,可以自主選擇喜歡的工位。

然而,在親身經曆開放式辦公的員工中,這種工作環境卻毀譽參半,歐美社交網站上,不時能看到谷歌、臉書、eBay 等公司員工的血淚控訴,內容包括缺乏隱私、溝通不暢、同事外放重金屬音樂等。

▍「我,作爲一個超愛喝水的員工,甚至開始擔心同事們偷偷在數我一天去了多少趟洗手間,下班時,我還能強烈感受到有 12 雙眼睛看著我 5 點 04 分從公司離開……」

爲什麽我們這麽討厭辦公室?有沒有一種辦公室,能讓我們真的感到滿足?

老大哥可能在看著你

開放式辦公如此讓人不適,根本原因可能在于,它從一開始就不是爲了讓人舒服的。

現代辦公室起源于 20 世紀初,隨著現代金融、出版等新興産業的崛起,數量巨大的勞動力進入文職工作領域。

從一開始,辦公室的設計理念便與流水線工廠相差不遠,都遵循當時流行的「泰勒主義」理念,源于美國管理學的創始人弗裏德裏克·泰勒,以提高勞動生産率爲最高目標,將企業員工視爲生産線上的螺絲釘。

泰勒主義指導下的辦公室,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全方位的開放與監視:廣闊的大開間,內部是整齊劃一的座椅,桌面上不許有遮擋物,管理者在高處的玻璃辦公室中,可以隨時監視員工的辦公情況,大家卻不能確定他何時在監視自己,從而有效制止了磨洋工、開小差的行爲。

▍1914 年的美國郵政辦公室,going postal!

這種教師後門小窗戶式的監工方法,最大限度地突出了秩序與等級,不但空間設計上完全不同于今天常見的格子間,其以監控爲中心的理念,也與今天流行的開放式辦公相差甚遠。

▍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中的類似場景

真正與它相似的,是一種經典的監獄設計——1791 年,英國哲學家傑裏米·邊沁提出了「圓形監獄」的設想,由高塔和環形囚室組成,監視者在高塔上可以便利地觀察到囚室中罪犯的一舉一動,囚犯卻無法得知自己是否被觀察。

按照邊沁的設想,這樣的監獄「不必使用國家一分錢」,只需很少的管理人員,就能實現有效管理。

泰勒主義辦公室風行美國的時代,恰逢 30 年代的美國經濟大蕭條,求職市場極爲低迷,普通職員甯願降薪也要保住工作,像流水線工人一樣在老大哥的監視下工作,當然也不在話下。

▍電影《玩樂時間》中的鏡頭

▍電影《不幹了,我開除了黑心公司》中「黑心公司」的工作環境

正是爲了拯救這些在完美監獄裏上班的早期白領工人,設計師們開發出了讓今天的城市白領壓抑難耐、甚至不惜逃離北上廣的格子間。

「100% 有效率的工作」

50 至 60 年代,人文關懷逐漸興起,建築設計理念從「以流程爲依據」逐漸轉向「以雇員的需求爲依據」。

▍《廣告狂人》中展現的辦公室場景,模仿富裕家庭的居住環境是 60 年代辦公室設計的重要文化轉向。自此,白領辦公室才有了和工廠截然不同的設計風格。

正是在新理念的推動下,建築設計師羅伯特·普羅普斯特和他的夥伴們開發出了跨時代的革命設計「行動辦公室 2.0」,成爲了最早的格子間設計。

▍羅伯特·普羅普斯特(Robert Propst,1921-2000),他于 1968 年設計了格子間的雛形,三十年後,他爲格子間的濫用後悔不已。

顧名思義,普羅普斯特的設計並非一帆風順。他最初的産品——「行動辦公室1.0」——以鼓勵員工自由行動而聞名。根據普羅普斯特的設想,員工不應該各自呆在一個地方悶頭工作,要盡各種辦法提高彼此之間的交互。

▍「行動辦公室 1.0」誕生于 1964 年,類似當時流行的波普藝術

這種注重員工體驗的「行動辦公室」,當時廣受輿論和設計界好評,除了獲頒重量級的設計獎項,還得到《星期六晚報》的盛贊:「小心!行動辦公室來了,美國白領很快要實現 100% 有效率的工作了!」

▍1969 年 Delaware County Daily Times 對行動辦公室的報道,同樣贊譽有加

不幸的是,因爲售價高昂,且恰逢電腦辦公逐漸普及,辦公設備從打字機變爲電腦,員工行動的需要大大縮小,「行動辦公室」在市場上銷量極低。

開發修訂版産品時,普羅普斯特吸取了教訓,開始考慮雇主們、尤其是高管的需求,同時也融入了他對辦公室工作的新認識:人在有邊界的空間中更有生産力。

因此,普羅普斯特想到了使用隔板來垂直劃分空間,既確定了工位的所有者,提高了員工的隱私,又不妨礙觀看或參與周圍活動。

▍行動辦公室 2.0:由三堵可改變角度的牆組成,整體是開放而動態的,職員可以自由安排空間

這種格子間兼顧了員工和老板的需要,上市後大受歡迎,銷量明顯優于「行動辦公室 1.0」,並風靡世界,90 年代成爲市值高達 4 億美元的大生意,今天更是人們心目中「寫字樓」的標准形態。

除了提高效率,格子間還能塑造平等的企業文化,如 Intel 堅持全體成員都在同樣大小的格子間裏工作,即使董事長和高管也沒有獨立辦公室,以此象征「平等」的企業文化。

▍Intel 公司的標准化格子間

不過,剛剛逃離了圓形監獄辦公室的美國白領,對新的辦公室設計並不特別感冒。

最直接的原因是,後來流行的格子間,與普羅普斯特的設計略有不同。

在「行動辦公室 2.0」中,隔板具有高度的靈活性,允許雇主根據需要更改工作環境。而今天的格子間則抛棄了所謂的靈活性,幾乎所有辦公室的工位隔板都采用 90 度的固定夾角,以便在更小的空間裏塞進更多的員工。

▍「行動辦公室 2.0」的理想利用(上)與實際利用(下),後者空間被大大壓縮。

爲了節約房租成本,格子間原本的設計面積也大大縮水,以至于有人調侃說,美國郊區房子的面積越來越奢侈,可能是受了格子間面積縮水的刺激。

▍1999 年的電影《上班一條蟲》嘲笑了格子間生活的種種荒謬,至今仍在 IMDb 保持 7.9 分的高分

時至今日,白領的格子間面積還在不斷縮水,根據國際設施管理協會的數據,1994 年,白領平均每人擁有 90 平方英尺 (8.3 平方米)的辦公空間,到 2010 年, 這一數據已縮減到 75 平方英尺 (7.0 平方米)。

半數美國人相信,他們家裏的廁所都要比自己在單位的格子間要大,而他們坐擁郊區大 House 住宅,卻要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小隔間裏。

推倒這堵牆

格子間變得面積小、標准化程度高以後,其「泰勒主義」色彩也變得越來越重,像一個個單人牢房一樣,成了效果極佳的「管理單元」。

這樣的工作環境,對白領上班族的身心健康並不有利:

80 至 90 年代,西方發達國家集中出現大量「高樓綜合症」患者,症狀表現爲疲乏、頭暈、頭痛、呼吸不暢、氣喘胸悶、咽幹喉疼、眼幹、鼻塞、流涕、流眼淚,甚至一度導致熟練辦公技術員工的用工短缺。

▍高樓綜合症(SBS,Sick Building Syndrome),也稱作「病態建築綜合症」,詭異的名字和症狀都很適合出現在《主題醫院》之類遊戲裏

雖然現在看來,高樓綜合症很有可能和裝修産生的有害氣體或黴菌有關,不過,在完全隔離自然界的水泥森林中,辦公室白領完全感受不到季節、天氣和時間的變化,生理和心理健康都難免受到影響。

除此之外,格子間明顯優于圓形監獄的「隱私感」,在很多人看來可能也只是幻覺。在格子間辦公室裏,員工們被迫以極不舒服的社交尺度聚集在一起,一米多的矮牆僅僅阻斷視覺上的聯系,卻不能阻隔聲音的傳播。

爲了尊重這種表面的隱私,員工們甚至會給相鄰隔間的同事發微信、郵件詢問簡單的問題,不但效率和創造力都大打折扣,甚至令人懷疑自己已經瘋了。

▍「一美」在電影《刺客聯盟》中的台詞

未曾經曆過泰勒主義辦公室的新一代白領,在格子間的隔離和規訓下,難免心生幻想:沒有隔板的世界是什麽樣的呢?

正如前文所述,以谷歌爲首的開放式辦公潮流,給員工的體驗並不美好——與效率至上的泰勒主義不同,當代設計師的初衷,是希望開放空間能促進員工間的協作和溝通。然而,因爲隱私蕩然無存,部分員工的工作積極性大爲削弱,大家的交流溝通也流于表面。

那麽,什麽樣的辦公室才能真正讓員工覺得滿意,甚至有「在這種地方上班我願意天天通宵」的巅峰體驗?

答案是,你是否有這種感受,可能跟辦公室的設計無關:根據新近的研究,員工對辦公空間的滿意度,主要取決于他們是否覺得空間與自我形象匹配。

對企業更認可的員工,會感受到更強的「地方依戀」,在他們眼中,開放空間的特征是靈活、舒適、協同,而認同感較差的員工只會覺得嘈雜和吵鬧。

▍《最佳工作場所》的作者通過對財富 100 強企業的調查,發現症結並不在物理空間或者財富分配上,而是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。最佳辦公空間所共有的五大特征如上圖。

所以,無論格子間還是開放式的辦公室,最重要的是,找到一個你真正認同的公司,相信你爲它付出的每一滴汗水都是值得的。

▍1999年,一名程序員在西雅圖簡陋的辦公室裏爲夢想奮鬥

這樣的辦公室,可能離你並不遙遠:

如果你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足夠豐富,自覺通識感足夠出色,並由衷地熱愛傳播,也許大象公會將成爲你真正認同的公司。